解散.集合

     這ㄧ路走來,韓旭東的木雕藝術,足足20年創作生涯,為了要在更大的空間,呈現向外伸展的舞台及趨勢,繼2012年個展「搖身ㄧ變」, 更能深刻體
會生命的加與減,由此引發更深層的創意,打破木雕天然瓶頸,做了二大方向改變。在技術上,更形簡化,而增強木刻體態的擴散與擴大,使有無限的擴展空間。在表現內容上,更能發揮無盡的思維。

      打破20年來創作生涯,配合同步20周年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盛大舉行,今年 (2013) 在展覽會場 (展位B-18) 上,將作品增長加大,以韓旭東的構思「解散
.集合」做為主要訴求與主題,重新將不同的天然材質,解析再組合。內容上
,依往年以人類學的觀點,社會演化的過程,20年400多件不同的創新作品,同步與20週年台北藝博會,一起成長,一起求新求變。

       在20年累積的創作經驗中,解釋以往刻劃人生文明生活的點點滴滴,這回可以天馬行空,豁然開朗,解除瓶頸,繼續雕鑿出新的作品。利用散開的方塊木頭材料,集合組成無限放大的立體雕塑,像油畫點描ㄧ般,積少成多,積小成大,創作無限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   會場 (展位B-18) 展出作品,從基本以敏銳觀察的寫實功力 (如擎天崗、敦睦之旅、霸王別姬、這是搶劫、你好.我是某某某…),到具象刻劃的表現 (如飛行胖子、少年、頭像1、頭像2、煉金術、魔術師、風、秋天?潮、溶解、忍冬、沙灘等)。韓旭東20年交叉創作的演變,更證明他的嚴謹思路是有連貫性的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作品多元變化,像是ㄧ群「解散」的兵種,ㄧ旦「集合」又產生龐大的力量,又像是高空「雲端」,虛實的世界,變幻無窮,雲聚、雲散,提供人們很多想像空間。美學的最高境界,不就是「變化」與「統一」嗎? 韓旭東木雕主題展「解散.集合」,雖然只16件精彩作品之集合展出,但已令人期待。

 

東之畫廊    劉煥獻   2013年10月

生命中之「定格」

「基本粒子」一直是人類探尋存在物的永恆追求,從可見的到不可見的,從奈米到夸克,從五官可感知的到只有儀器或數學式可以證明的,發明的工具從哈伯望遠鏡到電子顯微鏡到大強子對撞機。

這種無可救藥永恆的探究,打破砂鍋,欲一窺神妙的究極衝動,貫穿了整個人類追求意義真相的文明史。

直到了這兩天,就在這篇文章進行的當下,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給三位物理科學家,據說他們發現了所謂「上帝的粒子」,解釋了宇宙起源的第一個能量成就的物質。

真正的藝術家同樣追尋真理,專注於找到真正的實象,即等同於美,但他們詮釋世界的手段,是感性的,而非解釋性的。

基本科學常識說服我們同意,凡生物、無生物、微生物、固態、液態、氣態、動的、不動的、會進食、不進食的地球存在物,卻是由一種相同型態的基本中的基本粒子組合而成,但說了基本等於沒說,理論中沒有說明喜怒哀樂,沒有神性及道德,沒說到快樂的起源。

所以世界需要「尋找感性開悟」的真正藝術家。

旭東此次的作品運用的「基本粒子」是一塊又一塊獨立平整、同樣尺寸的長方形「cube」,從不同國家土地生長的原木中,齊而整的取來,用「齊物論」,先排列組合成一大團塊,再將不需要的木塊卸除任務。最終在眼前形成的具象,我稱之它為「在崩解中」的定格,或也可稱為「在聚合中」的定格,像動畫或電影播放中每秒二十四格中的其中一格。

你腦中的想像順時針播放,則作品便是逐漸崩解中,一旦逆時播放,它就更加聚合完善成形。有個有趣的畫面閃過腦中,若有個收藏家歡天喜地將此系列「頭像」慎重請回家中最好看的位置,第二天它崩解成一堆木塊,第三天又自動組合成另一件作品,每幾天就換個造型,豈不妙哉。

在崩壞→聚合→崩壞,的線性想像中,不只是對可見的造型成立,對於每件作品中投射出的象徵意義概念,亦可以如是觀之。

譬如「忍冬」一隻瑟縮的巨大白鷺鷥,在台灣的住民一看就懂,它將整個島國現有的心境吶喊了出來,生存在大國夾縫中無可迴避的政治壓力,下一步何去何從的迷惘,下一個安身立命之地的思索,不沈潛、不忍耐、不思慮,又有何奈。

但它象徵的巨大無奈,你也可以看待它是在「崩解」當中,它一塊一塊逐漸消融中,忍完冬日,春天畢竟不遠了。

再回眸一觀作品「秋天の潮」,了知秋天の潮是動態的,稍縱即逝的,處處遍地開花又遍地花謝,你總可以把握點什麼,但又捉不住什麼。 從作品「煉金術」中,我是體會到了一些諷刺及警世的意味。絕大部分的人降生以來,所學、所被教育、被告誡,都是要把自己打造成金像獎的小金人的過程,就是儘可能地將自己用名與利「鍍金」,最高境界將自己的身價提煉成 純金身,每一吋肌膚,每一個細胞都以金計價,更高境界是能「點石成金」,甚至如索羅斯般點垃圾成金。這套入世邏輯,一般人皆大同小異,只是多數辦不到而已。

我們看到了一個名利修行人尋求一個逐漸成金身的過程,或者金箔逐步凋零,現出無啥神通的平凡肉身的一幕。

在「溶解」此一作品,我讀到了藝術家本身心境的自畫像,是訴諸創作或人生心境,不得而知。我看到了一個奮力從水面探頭而出猛一吸氣的軀殼,有一種吸到新鮮空氣的解放,看到了另一重天的視野,留在水面下的過去的我,已成快或慢地溶解崩壞,而上方遠處有另一個水平面需要去穿透。

在這一系列的新作中,我有一個基本的體會,每一個主題的主體底層,呈現了一種說不出來的「想辦法不流逝」之感,對於消逝這一現實,有的抵抗,有抗性,有默認,有自得,對人生有種態度是積極創造點意義,另一種則是矇眼而過,草率結論。

這次旭東的新作,我覺得他沒打算把故事說完。以往的創作歷史中,旭東結實的寫實功力及獨有觀看人事物的觀點,跟輕易地將閱讀者帶入他要說的人物劇情中

,讓觀眾很容易入戲。進入他時而批判、時而憤世、時而幽默、溫暖的故事情境中。而此次”pixel by pixel” ,的新作,他將詮釋權交回給觀看者。

你用你的心境語言,你的人生歷練,你的喜樂悲憂來讀它。它是漸無、還是漸有,漸好或是漸壞,向上或是沈淪,可喜或是可悲,脆弱或是反脆弱,全然存乎一心,存乎你當下的心。這一系列的作品有著更強的對話能力。

藝術家用作品的巨大力量來「定錨」生命歷程中的諸多體會。因一刀一斧創造出的立體物,會存在比作者更加古老,它必須經得起長時間存在價值的淬煉。它訴說了歷史洪流中,某個物種的心境、體會及智慧。它讓所有被稱為是個「人」的生物,稍有悟性,直面與「作品」碰頭,都能引發一種思考或體悟的昇華。旭東的作品總能讓人低迴再三、反覆思索。

旭東以「定格」來創作,但作為觀者的你我,應該用想像的「二十四格」動態閱讀,來細細品味,別忘了!

老杜

秋天の潮
2013
胡桃木
155*98*50cm
忍冬
2013
胡桃木
94*90*51 cm
頭像2號
2012
非洲蠟木
113*78*90 cm

2013
胡桃木
106*48*24 cm
煉金術
2013
西非柚木
88*71*65 cm
溶解
2012
西非柚木
151*80*40 cm
魔術師
2011
西非柚木
120*75*50 cm
沙灘
2013
西非柚木
116*76*30 cm
頭像1號
2011
西非柚木
90*50*60 cm
少年
2011
非洲蠟木
65*96*12 cm
www.eastgallery.com.tw 2013©東之畫廊 版權所有